美妝巨頭絲芙蘭被東莞某公司搶注商標了?

2454次 2019-12-31 商標搶注 東莞商標注冊 商標權 

  近日,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審結了一起絲芙蘭相關商標案,引起了我們的關注。這起案件的爭議焦點便是絲麗雅公司的在先商標權。北京高級人民法院認為,商標注冊人對其注冊的不同商標享有各自獨立的商標專用權,先后注冊的商標之間不當然具有延續關系,在先注冊商標的商譽也不當然延續至在后申請的商標。且本案中,絲麗雅公司所主張的第1487316號“SEPHORA”商標已因連續三年不使用被公告撤銷,故其有關訴爭商標基于延續在先商標商譽而獲得可注冊性的主張,缺乏事實基礎,不予支持。

  絲芙蘭,1969年創立于法國里摩日,是一家集合了全世界知名美妝品牌產品的高端美妝集合店,作為高端美妝零售巨頭,背靠全球第一大奢侈品集團LVMH,在時尚圈可謂是有著響當當的名聲,相信經常關注美妝的小姐妹一定對其再熟悉不過了。自2005年,在上海開啟了中國大陸的第一家店,對中國進行產業布局后,絲芙蘭便迅速席卷中國高端美妝市場,然而其在商標布局上,卻并沒有那么順風順水。

美妝巨頭絲芙蘭被東莞某公司搶注商標了?

  絲芙蘭官網截圖

  近日,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審結了一起絲芙蘭相關商標案,引起了我們的關注。接下來,就讓我們一起了解一下案情,并盤點絲芙蘭近幾年在商標方面都遭遇過哪些糾紛。

美妝巨頭絲芙蘭被東莞某公司搶注商標了?

  絲芙蘭“SEPHORA”商標遭在先搶注案

  該案件的緣由是,絲芙蘭曾針對東莞絲麗雅電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稱“絲麗雅公司”)的第15614888A號“SEPHORA”商標(以下稱“訴爭商標”),向商標評審委員會提起無效宣告請求,商評委經過審理,于2018年1月11日作出被訴決定,稱訴爭商標的注冊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簡稱商標法)第三十條、第三十一條的規定,決定訴爭商標不予注冊。

美妝巨頭絲芙蘭被東莞某公司搶注商標了?

  第15614888A號商標——訴爭商標

  絲麗雅公司不服,遂將商評委訴至北京知識產權法院,請求法院依法撤銷被訴決定,判令商評委重新作出決定。在案件中,絲麗雅公司明確表示對被訴決定關于訴爭商標與引證商標一、四至八構成使用在同一種或類似服務上的近似商標的認定無異議,其異議在于絲麗雅公司擁有已經核準注冊的在先商標,而訴爭商標是對原申請商標的延續,北京知識產權法院經過審理,稱即使絲麗雅公司擁有在先注冊商標,在進行新的商標注冊時,也不得違反2013年商標法第三十條和第三十一條的規定,因此,駁回了絲麗雅公司的訴訟請求。

  而上述中所提到的引證商標一、四至八商標的注冊人均為絲芙蘭,絲芙蘭為兩起案件的第三人。

美妝巨頭絲芙蘭被東莞某公司搶注商標了?

  引證商標一

美妝巨頭絲芙蘭被東莞某公司搶注商標了?

  引證商標四

美妝巨頭絲芙蘭被東莞某公司搶注商標了?

  引證商標五

美妝巨頭絲芙蘭被東莞某公司搶注商標了?

  引證商標六

美妝巨頭絲芙蘭被東莞某公司搶注商標了?

  引證商標七

美妝巨頭絲芙蘭被東莞某公司搶注商標了?

  引證商標八

  面對這樣的審理結果,絲麗雅公司繼續上訴至北京高級人民法院。而近日,北京高級人民法院審結了此案,駁回了絲麗雅公司的上訴,維持原判。

  這起案件的爭議焦點便是絲麗雅公司所稱的在先商標權。由絲芙蘭提供的證據中,有一份行政判決書,筆者經查詢中國裁判文書網得知,絲麗雅所稱擁有在先注冊商標,訴爭商標是其延續中的“在先注冊商標”即為第1487316號商標,該商標經轉讓而至絲麗雅公司名下,但絲芙蘭對其提出了撤三申請,商評委經審查,已經撤銷了該商標的注冊。對此,北京高級人民法院給出了如下理由:

  北京高級人民法院認為,商標注冊人對其注冊的不同商標享有各自獨立的商標專用權,先后注冊的商標之間不當然具有延續關系,在先注冊商標的商譽也不當然延續至在后申請的商標。且本案中,絲麗雅公司所主張的第1487316號“SEPHORA”商標已因連續三年不使用被公告撤銷,故其有關訴爭商標基于延續在先商標商譽而獲得可注冊性的主張,缺乏事實基礎,不予支持。

  經中國商標網查詢可知,絲芙蘭共申請商標400件,其中含有“SEPHORA”英文字樣的商標共有146件,含有“絲芙蘭”中文字樣的共有140件。其中也涵蓋了諸多的商品類別。同時,也查詢到絲麗雅公司申請“SEPHORA”字樣商標共有10件,但10件商標均處于“異議中、被撤銷”等狀態,沒有處于正常注冊中的狀態。

美妝巨頭絲芙蘭被東莞某公司搶注商標了?
美妝巨頭絲芙蘭被東莞某公司搶注商標了?
美妝巨頭絲芙蘭被東莞某公司搶注商標了?
美妝巨頭絲芙蘭被東莞某公司搶注商標了?

  盤點絲芙蘭的商標糾紛

  絲芙蘭自2005年進軍中國市場之后,受到各方的贊譽和好評,當然在此之外,也難免有其憂慮之處。而商標之路可謂是它的其中一道坎兒。

  如2014年,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審結一起案件:認定“詩芙籣Sephola”商標與絲芙蘭公司的在先商標構成類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標,同時侵犯了絲芙蘭公司的在先商號權,不應予以核準注冊。其中“詩芙籣Sephola”商標是由廣東省陳某申請注冊,指定使用在第3類動物用化妝品等商品上。這起案件,由絲芙蘭的勝利而結束。

  又如2017年,法院判決的絲芙蘭訴詩芙蘭案件中,某家企業僅因一字之差被絲芙蘭訴至法院,并且被判賠償絲芙蘭30萬元。

  再如今年,經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審結的絲芙蘭對某深圳企業在第28類商品上注冊的第9459157號“SEPHORA”商標提出無效宣告申請,絲芙蘭商標“SEPHORA”獲馳名商標跨類保護一案。

  絲芙蘭的商標之路雖然坎坷不斷,但在維權的路上卻屢次告捷,這一方面說明了絲芙蘭的商標維權策略得當,另一方面也說明了在當前我國的知識產權環境下,若想傍名牌,鉆法律的空子委實有些難了。這也給個別企業敲響了警鐘,打造過硬的自身品牌,才是當務之急和正確的做法,捷徑永遠不是一條正確好走的路。

  附:判決書

  東莞絲麗雅電子科技有限公司等與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二審行政判決書

  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決 書

  (2019)京行終3983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東莞絲麗雅電子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中華人民共和國廣東省東莞市。

  法定代表人:吳秀蓮,總經理。

  委托訴訟代理人:白曉東,北京市盈科(廣州)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知識產權局,住所地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市海淀區。

  法定代表人:申長雨,局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高亞晶,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知識產權局審查員。

  原審第三人:絲芙蘭。

  法定代表人:伊莉斯·布拉克,知識產權負責人。

  委托訴訟代理人:祿珊,北京市正理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張宏,北京市正理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東莞絲麗雅電子科技有限公司(簡稱絲麗雅公司)因商標不予注冊復審行政糾紛一案,不服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知識產權法院(簡稱北京知識產權法院)(2018)京73行初1960號行政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19年5月13日受理本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了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查明:

  一、訴爭商標

  1.注冊人:絲麗雅公司。

  2.注冊號:15614888A。

  3.申請日期:2014年10月31日。

  4.標志:

  5.指定使用服務(第35類):市場營銷等。

  二、引證商標

  (一)引證商標一

  1.注冊人:絲芙蘭。

  2.注冊號:G749589。

  3.申請日期:2000年10月10日。

  4.專用權期限至:2020年10月10日。

  5.標志:

  6.核定使用服務(第35類):替他人推銷等。

  (二)引證商標四

  1.注冊人:絲芙蘭。

  2.注冊號:10541640。

  3.申請日期:2012年2月28日。

  4.專用權期限至:2026年11月13日。

  5.標志:

  6.核定使用服務(第35類):替他人推銷等。

  (三)引證商標五

  1.注冊人:絲芙蘭。

  2.注冊號:7458799。

  3.申請日期:2009年6月10日。

  4.專用權期限至:2026年11月13日。

  5.標志:

  6.核定使用服務(第35類):替他人推銷(在化妝品,香水和梳妝用品宣傳和銷售領域)等。

  (四)引證商標六

  1.注冊人:絲芙蘭。

  2.注冊號:7264398。

  3.申請日期:2009年3月19日。

  4.標志:

  5.核定使用服務(第35類):替他人推銷(在化妝品,香水和梳妝用品的宣傳和銷售領域)等。

  (五)引證商標七

  1.申請人:絲芙蘭。

  2.申請號:14563187。

  3.申請日期:2014年5月26日。

  4.標志:

  5.指定使用服務(第35類):替他人推銷等。

  (六)引證商標八

  1.申請人:絲芙蘭。

  2.申請號:15541864。

  3.申請日期:2014年10月21日。

  4.標志:

  5.指定使用服務(第35類):替他人推銷。

  三、被訴決定

  2018年1月11日,原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簡稱商標評審委員會)作出商評字[2018]第3493號《關于第15614888A號“SEPHORA”商標不予注冊復審決定書》,認定:訴爭商標構成2013年修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簡稱2013年商標法)第三十條、第三十一條規定所指情形,決定:訴爭商標不予核準注冊。

  四、其他事實

  原審訴訟階段,絲麗雅公司未提交證據。絲芙蘭提交了(2016)京73行初710號行政判決。

  原審庭審中,絲麗雅公司明確表示對被訴決定關于訴爭商標與引證商標一、四至八構成使用在同一種或類似服務上的近似商標的認定無異議,其異議在于絲麗雅公司擁有已經核準注冊的在先商標。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認定:即使絲麗雅公司擁有在先注冊商標,在進行新的商標注冊時,也不得違反2013年商標法第三十條和第三十一條的規定。絲麗雅公司該理由缺乏法律依據。綜上,被訴決定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六十九條之規定,判決:駁回絲麗雅公司的訴訟請求。

  絲麗雅公司不服原審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請求撤銷原審判決,改判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知識產權局(簡稱國家知識產權局)重新作出決定。其主要上訴理由是:訴爭商標是基于絲麗雅公司已注冊的第1487316號“SEPHORA”商標的延續注冊,引證商標一及引證商標四至八的申請日期均晚于絲麗雅公司的第1487316號“SEPHORA”商標。

  國家知識產權局與絲芙蘭均服從原審判決。

  經審理查明:原審法院查明的事實屬實,證據采信得當,且有被訴決定、訴爭商標及引證商標檔案、各方當事人在行政程序和訴訟程序中提交的證據,以及當事人陳述等在案佐證,本院予以確認。

  另查,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在(2016)京73行初710號行政判決中認定,商標評審委員會針對第1487316號“SEPHORA”商標作出的撤銷復審決定正確。

  二審訴訟中,絲芙蘭補充提交了(2019)京行終486號行政判決。本院在該判決中認定,商標評審委員會及北京知識產權法院關于第1487316號“SEPHORA”商標應予撤銷的結論正確。

  2019年9月20日發布的第1664號商標公告上刊登了第1487316號“SEPHORA”商標在全部服務上被撤銷的公告。

  再查,根據中央機構改革部署,原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商標評審委員會的相關職責由國家知識產權局統一行使。

  以上事實,有當事人在訴訟階段提交的證據材料及商標公告在案佐證。

  本院認為:2013年商標法第三十條規定,申請注冊的商標,凡不符合本法有關規定或者同他人在同一種商品或者類似商品上已經注冊的或者初步審定的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由商標局駁回申請,不予公告。第三十一條規定,兩個或者兩個以上的商標注冊申請人,在同一種商品或者類似商品上,以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申請注冊的,初步審定并公告申請在先的商標;同一天申請的,初步審定并公告使用在先的商標,駁回其他人的申請,不予公告。

  本案中,鑒于絲麗雅公司明確表示對于訴爭商標與各引證商標構成使用在同一種或類似服務上的近似商標不持異議,本院經審查予以確認。絲麗雅公司主張訴爭商標是基于其已注冊的第1487316號“SEPHORA”商標的延續注冊。對此,本院認為,商標注冊人對其注冊的不同商標享有各自獨立的商標專用權,先后注冊的商標之間不當然具有延續關系,在先注冊商標的商譽也不當然延續至在后申請的商標。且本案中,絲麗雅公司所主張的第1487316號“SEPHORA”商標已因連續三年不使用被公告撤銷,故其有關訴爭商標基于延續在先商標商譽而獲得可注冊性的主張,缺乏事實基礎,本院不予支持。因此,原審判決及被訴決定認定訴爭商標的注冊違反2013年商標法第三十條、第三十一條規定的結論正確,本院予以確認。

  綜上,絲麗雅公司的上訴理由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審理程序合法,依法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八十九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一、二審案件受理費各人民幣一百元,均由東莞絲麗雅電子科技有限公司負擔(均已交納)。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  蘇志甫

  審判員  俞惠斌

  審判員  陳 曦

  二〇一九年十二月二日

  書記員  苗 蘭

  來源:IPRdaily

上一篇: 《全民槍戰》被判侵犯《穿越火線》游戲地圖著作權 下一篇: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審理一起白玉菇菌株專利案,索賠千萬

廈門一品微客知識產權服務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20 www.5832380.live 閩ICP備12024801號

东北人靠小女孩赚钱